资讯中心 > 行业资讯 > 产业互联网白皮书(2)
产业互联网白皮书(2)
2020-06-21 行业资讯
分享至

1.3  金融赋能实体产业的创新 推动

2019 年 2 月 14 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提出总体要求“有效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充分发挥民营企业对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的重要支撑作用”,并在具体举措中提出“商业银行要减轻对抵押担保的过度依赖。要 依托产业链核心企业信用、真实交易背景和物流、信息流、资金流闭环, 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无需抵押担保的订单融资、应收应付账款融资。”

在整个产业供应链中,由于生产周期、销售周期以及市场价格、需求的波动等因素导致企业的资金支出和收入通常不会处于一个均衡的状态。同时由于中小企业在产业链上处于弱势地位,上游通常会要求以现金方式提货,而下游企业往往又有较长的账期,而我国金融机构长期以来由于缺少有效的风险把控手段等,对中小企业的金融需求满足程度极低。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成为影响产业链健康发展的关键问题。

传统信贷模式下金融机构由于对产业情况缺乏了解,对申请融资的用途真实性无法把握,产业链上的信息无法进行在线管控和可追溯,尽调人工成本高,对融资的风险控制较难,在出现风险事件需要对质押物进行处理时往往又缺乏有效的手段等,因此难以直接对接产业链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在国家扶持中小微企业融资的政策压力下,银行等金融机构根据信用给中小企业贷款或融资,而融资风险、坏账率也出现大幅上升。根据 2019 年 6 月中国人民银行会同中国银保监会等部门编写的《中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报告(2018)》,到 2019 年 5 月末,全国金融机构单户授信 1000 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是 5.9%,比大型企业高出 4.5 个百分点,比中型企业高出3.3 个百分点。因此,中小微企业的信用问题一直是导致融资难的重要障碍。

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出现,打通产业供应链中的商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以产业互联网平台各类交易和服务形成的产业大数据和交易信用,构成信用体系,以基于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在线化真实交易为场景,运用供应链融资的方式,通过供方融资(应收账款)、需方融资(订单融资)、质押融资等手段封闭资金流或者控制物权,为产业链中小企业提供供应链融资服务,成为新一代供应链金融服务的重要模式。

一方面,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亟需金融的助力,以 供应链金融 解决产业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 融资难融资贵 的痛点 问题,是推动产业互联网平台快速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同时 供应链金融服务也为产业互联网平台提供了新的盈利模式。另一方面,金融机构面对宏观经济放缓、利率市场化、金融和技术脱媒、金融去杠杆等严峻挑战,长久以来的业务模式难以为继,必须与实体产业深度融合,全面转型刻不容缓。

金融机构通过与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合作,降低了其对具体客户不能充分了解、资金用途无法把握、交易过程真实性无法确认、质押过程动态无法及时获知等融资过程中所产生的信息不对称风险,为金融资金到达产业链中小微企业、实现普惠金融目标提供了安全通道。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加速供应链金融的布局以及与产业互联网平台型企业的合作,国内商业银行大多都成立了供应链金融服务的相关部门,也推出了面向企业服务供应链金融服务的相关产品。比如:

平安银行是国内最早提出并践行供应链金融的银行之一。2013 年,平安银行提出3.0 版本的平台和供应链金融模式,在组织架构上单独设立公司网络金融事业部,专职于供应链金融产品的创新和推广。在平台建设上搭建了跨条线、跨部门的银行公共平台,并与供应链协同平台、大型企业 B2B 平台等合作开展供应链金融服务。

2018 年 2 月,民生银行在总行设立供应链金融一级部,加大各方面资源投入,彰显了民生银行将供应链金融作为未来战略发展和重点资源投入的信心和决心。一级部门的设立将有效解决供应链金融操作各个环节信息不对称问题,更有效地组织参与各方的资源,打通核心企业、上下游企业、仓储物流、质押、尽调、全流程动态管理中的信息壁垒,为实现标准化管理,提高资金效率,降低风险隐患提供组织架构层面的支持。

2018 年年底,中国银行在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中率先成立交易银行部,全方位整合渠道、产品及服务,提供面向对公客户的综合金融解决方案。通过成立交易银行部,有助于“输血”小企业,不以企业的抵质押物为重点,而是关心企业核心账户项下的收和付,关注企业的现金流。”

除此之外,中国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国有大型银行以及浙商银行、华夏银行等也纷纷在总行与分行加强交易银行部、普惠金融部、网络金融部等建设,加大对供应链金融服务的投入,推进传统金融服务的智能化改造;并积极探索与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合作,通过转化核心企业的银行授信和利用在产业互联网平台上的交易信用,帮助供应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盘活应收账款,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

1.4  各垂直产业积极开展产业互联网转型的实践探索

纵观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产业互联网的出现是分阶段的实践探索和演进(见图 1-2):互联网发展的早期是单方向上满足人们获取信息的需求(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网站和百度等);接着开始 WEB2.0 时代,人们主动参与,逐渐开始分享信息,社交需求促进了腾讯的崛起;虚拟的线上信息逐渐延伸至真实的线下生活,网络购物不断发展,阿里巴巴在这样的环境下逐渐发展壮大;随着线上交易平台的出现,交易内容从商品所有权买卖延伸到服务交易与商品使用权交易,共享经济平台通过整合线下闲散资源进行需求与供给的匹配,“滴滴”,“ 饿了吗”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1.png

图 1-2 产业互联网是分阶段的实践探索和演进

以上几个阶段的互联网发展都是由消费端发起和推动的,称之为消费互联网。消费互联网的发展经历了从 单向信息资讯 —— 连接交互 —— 在线 交易 —— 共享平台 ——平台生态(规则化、赋能化)的多个阶段,逐步进入成熟期,而消费互联网的变革火焰延着产业链条不断往上游供给侧延伸,必然倒逼产业互联网的发展。

互联网发展的主战场正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这既是国家政策的指引,又是各传统产业发展受困必须转型的现实迫切需求。产业、科技与金融的融合创新使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地方政府、实体企业及各类专业服务机的积极探索,推动产业互联网进入加速发展期。

近年来,各级政府纷纷出台推进“实体产业+互联网”融合发展行动计划,对于产业互联网示范项目建设进行政策扶持,并推动区域特色产业集群依托产业互联网进行存量优化和增量发展;部分区域政府和产业园区积极探索建设产业互联网新经济集聚区,如上海市杨浦区通过建设产技融创新基础设施打造杨浦产业互联网集聚区,帮助落户集聚区的产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进行赋能提升,实现杨浦区新的产业集聚。

各产业中的龙头骨干企业发起的垂直产业的产业互联网平台陆续涌现,尤其在农粮、生鲜、钢铁、能源、化工、工业品、汽车汽配等领域。这些产业互联网平台由处在供应链不同环节的骨干企业发起,如在制造端与供应端,有中国宝武集团发起的欧冶云商、上汽集团发起的车享网;在贸易端发起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如粮达网、找钢网;以及由过去传统的专业集贸市场转型发展的全国棉花交易市场等。这些不同领域的实践对产业互联网转型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我们将在本白皮书的第五、六章节就每一类典型案例进行详细介绍。

在产业互联网转型推进中,也出现了各类专业服务机构,如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在 2017 年设立产业互联网研究中心,并联合 AMT(上海企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建立产业互联网研产投联盟,以扶持和发展一批有质量、有市值的产业互联网企业。

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产业互联网研究中心在 2017 年、2018 年连续两年参与协办工信部指导下的中国产业互联网发展联盟评选发布《中国产业互联网 TOP100 榜单》。中国产业互联网 TOP100 榜单的评选,从产业整合和产业升级的视角,根据对全产业链降本增效的价值观,评判产业互联网平台的价值,目的是鼓励互联网技术带动全产业链发展,推进中国经济数百个产业带整体繁荣。

国内多家媒体、行业协会和专业联盟,过去几年都在发布 B2B 百强榜,自 2018 年开始,主流媒体发布的榜单已经从“B2B 百强榜”升级为“产业互联网百强榜”。这些榜单评选,都在不约而同地推动产业互联网进入百花齐放的繁荣发展期。

结合近几年对于各垂直产业的产业互联网转型案例研究,本版白皮书全新推出

“2019 中国产业互联网图谱”(见图 1-3),希望从广度、深度、力度等方面选出各产业中具有代表性的典型案例并持续跟进研究,为产业互联网的转型实践提供标杆和风向标:

1) :广度:实现 产业链上下游大中小微企业在线协同、共同发展,包括在线化的企业数量、在线化的产品与服务数量、在线化的交易金额以及覆盖的区域等;

2)  深度 :深入产业链进行价值挖掘 ,通过产业链优化创新,实现价值重构和产业升级;

3)力度 :朝向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打造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新时代产业体系要求, 对国家战略的响应力度、商业模式的清晰度以及发展的可持续性。

2.png

未完待续

3.webp.jpg



免责声明